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特朗普正在玩坏美国金融,美联储降息后多国跟风美股三大指数均跌超1%。​

杰讯财经网 2019-08-07 15:37:21

美国当地时间8月5日,四位美联储(FED)前主席——保罗·沃尔克、艾伦·格林斯潘、本·伯南克和珍妮特·耶伦,罕见地联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强调“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

美联储降息后多国跟风美股三大指数均跌超1%。

下载 (2).jpg


美国当地时间8月5日,四位美联储(FED)前主席——保罗·沃尔克、艾伦·格林斯潘、本·伯南克和珍妮特·耶伦,罕见地联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强调“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这四位美联储前主席任期相连,从1979年到2018年,前后领导美联储这家相当于美国央行,权力却远在各国央行之上的金融政策机构。他们中任何一位发表与美联储有关的见解,都注定“惊天动地”,如今四人罕见“齐唱”,其重量级不言而喻。

在这篇联名文章中,四人开宗明义,指出美联储必须享有“摆脱短期政治压力”、采取独立行动的权利。他们表示,美联储必须“更好地确保其不受党派和政治评估的影响,其决策应基于对美国公民较长期经济利益的分析,而非短期政治考量动机”。

事实上,这原本也正是美联储设置和角色定位的初衷。从理论上讲,美联储的成立和职能设置,初衷恰在于摆脱两党选举政治,对需要稳定性、战略性和前瞻性的货币政策构成太多太频繁的冲击。

美联储在法律上被确定为中立机构,且不受行政和立法部门制约。自1977年开始,就被国会授权,在稳定物价、推动劳动力市场达到完全就业和维持长期稳定利率方面独立制定政策。

不仅如此,美联储7名委员任期分别长达14年之久,这相当于美国总统最长任期(两届8年)的175%。且各委员任期交错,不会因同时届满而出现美联储“大换血”的现象。因此,尽管委员的产生程序是总统提名、参议院表决批准,但每任总统所能提名的委员总数是有限的,这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政党因素对美国货币政策的冲击。

鲍威尔等四位“老主席”先后服务过六位分别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美国总统,尽管并非每位现任总统都满意美联储的做法,但总体上他们都对美联储的“超党派独立性”和专业性,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

正如许多美国评论家所言,“美联储应致力于中长期金融政策战略的研究和制订,并超脱于政党政治和选举周期之外”。这本是美国当代政治生活中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照理说,本无须劳烦四位“前主席”这样兴师动众。

不点名的弦外之音

问题在于,现任总统特朗普恰是个罔顾“游戏规则”的“任性者”。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特朗普就不断暗示、明示,美联储不仅不应加息,还应该重新降息,以刺激美国经济的增长。当美联储及其现任主席鲍威尔对此表现出“独立性”时,他不仅屡屡公开施压,还多次恶言辱骂。

如2018年11月,他大骂鲍威尔“我对他从没一星半点的满意”、“愚蠢”,骂美联储“疯狂且失控”;去年12月,他多次警告美联储“不要再犯错误”,并被媒体曝光曾私下咨询阁员“总统是否有权解雇美联储主席”,引发轩然大波。以至于财政部长姆努钦不得不在推特上发文敷衍,说“特朗普从未如此建议,也表示不认为自己有权这么做”。

今年6月25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商业电视网采访时亲口说出“有权把美联储主席降级或撤职”,扬言要由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取而代之。

迫于特朗普一浪高过一浪的压力,7月31日,美联储在连续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2.25%,这是美国自2008年12月后首次降息,也让美联储此前曾长期坚持并连续9次采用的加息手段,被硬生生扭了个180°大转弯。

这种打破“游戏规则”的行政干预、政治施压,以及干预施压背后赤裸裸的政党利益、选举考量,才是四位前美联储主席及其背后众多经济学家最担心也最不能容忍的。

正如四位美联储前主席在专栏上所言,历史证明,惟有美联储可以超脱于短线政治考量和选举周期之外,完全依赖健全的经济原则、数据来分析并制定金融政策时,美国的经济才能平稳运行。

而近段时间的事态发展表明,今天的美联储决策,已深受联邦政府、政党利益和选举战略牵制。


不是“救市”是“自救”


特朗普的多变与他对美联储金融政策的露骨干预,已令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巨大波动和不确定性。此时此刻,四位美联储前主席发声,难免被投资者赋予“救市”寄托。

但美联储众“老人”及其背后的支持者心中,想到更多的只怕是“自救”:若不能通过努力尽快迫使特朗普重新承认、明确美联储“超党派、超选举周期、独立分析决策”的权利、自由,那整个美联储“基本盘”都将崩溃。


从年底以来鲍威尔面对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压力步步妥协退让可知,“鲍威尔时代的美联储”已积重难返。在2020年大选前,其政策将势必深受特朗普政府及共和党选举需要的牵制,对此“老人”们也深知无能为力。但2022年2月,鲍威尔的第一个四年任期行将届满,照规矩特朗普有权重新任命鲍威尔,或提名一个新人。

特朗普在手握类似权力时,经常表现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任性。如他在提名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时就死缠烂打,必欲“保驾护航”自己中意的人选上位才罢休。在自己无法为所欲为的WTO仲裁员推荐方面,他就宁肯让仲裁机制“烂掉”也不愿妥协。


在此次联名文章中,四位前主席表示“希望总统在未来遴选美联储新主席时基于人选个人能力、诚信,而非基于政治效忠或立场认同”,这近乎直截了当地让特朗普“把手拿开”了。


道理是明摆着的:若特朗普不能对美联储独立性、专业性和长线性等基本“游戏规则”给予明确认同,那是否会令美国经济、金融陷入危机尚难断定,但可以断定的是,这将令超脱运行数十年之久的美联储体系,及附着其上的人、物、事,都不得不面对前所未有的深刻危机。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