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 > 金融 > 正文

金融资源来拉动地方经济发展,2019年上半年约三分之一的新增信贷投放到广东、江苏、浙江三省,信贷投放在省际间出现“嫌贫爱富”

杰讯财经网 2019-07-26 16:35:46

地方政府可以通过聚合财政、金融资源来拉动地方经济发展。在现阶段,财政资源主要是地方债,金融资源主要以信贷为主。

地方政府可以通过聚合财政、金融资源来拉动地方经济发展。在现阶段,财政资源主要是地方债,金融资源主要以信贷为主。

u=2232814130,3245102564&fm=26&gp=0.jpg


杰讯经济报道统计,2019年上半年约三分之一的新增信贷投放到广东、江苏、浙江三省,信贷投放在省际间出现“嫌贫爱富”的倾向——经济发达地区信贷增速高于往年,但西部、东北等欠发达地区增速回落。

u=3833636641,912650855&fm=26&gp=0.jpg


和信贷资金的市场化流动不同,地方债额度分配则适度向欠发达地区倾斜,其集中度低于信贷。今年地方债提前放量发行,西部省份获得的地方债额度增加较多,对投资、经济运行形成支撑,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信贷增速放缓的影响。

当然,东部省份也受益于地方债的放量发行,但因信贷规模较高,其对地方债的依赖较低。举例而言,1-5月广东新增信贷1.14万亿,上半年地方债发行规模为2233亿,后者与前者的比例为19%(尚缺6月数据,考虑后这一比重将降至16%左右)。而上半年甘肃的这一比例为62%。

信贷“好的更好、差的更差”

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新增信贷较多的省份是广东、江苏、浙江三省。1-5月三省新增信贷规模分别为1.14万亿、0.89万亿、0.73万亿(6月数据尚未公布)。三省信贷规模合计约占全国同期新增规模的34%。

中金公司今年4月的一份研报指出,从分省的贷款和社融数据来看,2018年以来流动性在省际层面出现了剧烈分化,2019年以来分化更加明显。无论是企业贷款还是居民贷款,都加速流向长三角、珠三角、北京和东部沿海省市。但反观经济落后地区和三四五线城市,无论是贷款、社融还是卖地层面,流动性都显著恶化。

从贷款增速来看,广东、江苏、浙江三省的增速也有提升。Wind数据显示,5月末广东、浙江、江苏三省的信贷增速分别为18.7%、17.8%、15.1%,相比去年同期提升了3-5个百分点。

信贷投放增加的背景下,广东、浙江的固定资产投资出现回升。广东省统计局解读数据时称,上半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两位数的增速,同比增长10.5%(相比去年同期回升0.4个百分点),增速连续57个月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不过从经济增速来看,三省的经济增速都略有回落。广东、江苏、浙江上半年经济增速分别为6.5%、6.5%、7.1%,相比去年同期回落0.6、0.5、0.5个百分点。分析来看,主要因为三省经济为“消费驱动”,投资虽有带动但推动不大。此外,三省亦受到外贸的拖累。

方正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杨为敩表示,一方面贷款投放传导到经济增长存在时滞,另一方面贷款可能并未完全投入实体,因此贷款的增长并未带来经济的增长。

从增量看,青海、西藏、宁夏、新疆、内蒙古、甘肃、广西、吉林、黑龙江等西部、东北省份新增信贷规模较低,几个省份新增信贷规模占比不足10%。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地区的信贷增速也出现回落。

Wind数据显示,6月末内蒙古、甘肃、宁夏信贷增速分别为3.4%、8.0%、4.0%,相比上年回落2.6、2.2、8.8个百分点。

“中国的融资渠道七成左右还是依靠银行。”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吴金铎表示,“经济欠发达地区信贷增速下滑的原因除了融资需求不足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呆账坏账更高,而呆坏账率是顺周期的,经济出现结构性下滑的地区呆坏账更高。”

与粤、浙、苏等地不同,上述地区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驱动。贷款增速的放缓可能引致投资增速的回落,进而导致GDP增速回落。

比如上半年青海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9.9%,相比上年同期回落7.3个百分点。其GDP增速由2018年上半年的5.9%回落至今年上半年的5.7%。再比如,吉林投资增速由去年上半年的-1.5%回落至今年上半年的-5.1%,不过吉林尚未公布GDP增速数据。

中部六省承接产业转移力度加大,经济增速保持8%左右的中高速水平,信贷规模也相对可观。统计显示,上半年中部六省新增信贷规模合计2.11万亿,约占全国新增规模的22%,新增增速稳中有升。

中金固收团队认为,对于经济发达地区和一二线城市而言,在流动性充裕的驱动下,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但经济落后地区和三四五线城市可能会进一步下滑,导致风险在经济落后地区有所上升。“好的更好,差的更差是当前的经济格局,但这意味着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下降。”中金固收称。

地方债的“相对平均”

在上述贷款增速放缓的地区中,一些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反而逆势上行。比如内蒙古、甘肃、宁夏。其中,前两者上半年经济增速相比去年同期还略有回升。

甘肃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甘肃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4%,增速比去年同期回升11.4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8.7%,增速继续加快。

这主要源于地方债的提前放量发行。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甘肃发行地方债633.93亿,而去年同期的发行规模仅为192.11亿。可供对比的是,今年上半年甘肃新增信贷规模为1012亿。换言之,今年上半年甘肃地方债融资规模已超过新增信贷的六成,成为区域融资的重要方式。

华南某省一地级市财政局债务办人士表示,因为当地隐性债务规模较大,2018年以来政府性投资项目大规模调、停、缓、撤,金融机构融资也有收紧,该市基建投资增速持续下滑,今年在地方债资金支持下基建投资增速才有所回升。

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地方债发行2.83万亿。分区域来看,广东、江苏、四川三省地方债发行规模居前三,分别为2233亿、1903亿、1695亿,合计规模约占全国发行量的20%。

这一集中度明显低于信贷集中度。相对而言,地方债的额度分配不像贷款那样市场化,其额度将适当照顾欠发达地区,所以西部省份四川的地方债发行规模高于山东、浙江等东部省份。

信贷增速放缓时,激增的地方债发行规模就成为西部省份稳投资、稳增长的重要支撑。比如5月末新疆信贷增速相比去年同期放缓2.1个百分点,但新疆上半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增加了3.1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由去年上半年的-48.9%升至今年上半年的7.3%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