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 > 金融 > 正文

众安在线的科技输出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净亏损4.5亿元,何去何从?

杰讯财经网 2019-07-23 09:39:01

陈劲的微信头像是他身着金红拼色钢铁侠战衣的照片,“钢铁侠”正是他在众安在线的绰号。如今,这位“钢铁侠”有了新的征程。


陈劲的微信头像是他身着金红拼色钢铁侠战衣的照片,“钢铁侠”正是他在众安在线的绰号。如今,这位“钢铁侠”有了新的征程。

u=1401238863,3121522807&fm=26&gp=0.jpg


7月18日,众安在线全体员工收到了公司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CEO)陈劲的一封邮件,“今天,董事会批复了我申请辞去众安在线CEO一职的议案。从明天开始,我将以新的身份与大家共事:众安在线执行董事、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和众安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

一石激起千层浪。陈劲的卸任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他身后的中国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及其业务模式是否闯出了一条新路,互联网保险又该何去何从?

人事变动频现

今年以来,众安在线人事变动频繁。包括,众安科技原CEO陈玮加盟泰康在线;众安在线原汽车事业群负责人王禹加盟华农财险;众安在线原副总经理吴逖加盟合众财险。

7月18日,陈劲在接受杰讯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人事变动是正常现象,并没有出现所谓的“离职潮”。“相较上市时期,众安在线的核心高管团队仅有一位离职,其他人都依然在众安体系内发挥着重要作用。”

不过,面对众安在线的一系列人事变动,市场不免担忧“众安在线高管在公司上市后套现离场的可能性”。

杰讯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众安在线的招股书发现,2014年底,众安在线股东大会批准设立了“认股期权计划”,合格员工以每股1.5元的价格向公司认购股份;2015年初,公司向合格董事和员工授予6000万股份,归属期为4年。

根据持股计划,众安在线股东之一的优孚控股向两个控股实体上海灏观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谦果投资合伙管理企业(有限合伙)转让6000万股份,这两个控股实体的权益由一名普通合伙人和98名个人(一名董事以及7位高管、其余为公司员工)持有。

公开资料显示,在持股员工中,陈劲、姜兴、许炜以及吴逖分别出资1575万元、1530万元、1290万元及900万元,对应股本1050万股、1020万股、860万股及600万股。

根据规定,自设立时起四年中,持股员工满足继续在公司服务的条件,这些股份全部归置其名下;通过出售股份套现,这部分的股权有上市后三年限售期的要求,三年后的减持要符合每年不超过25%的比例限制。

如今,众安在线上市尚未满三年,这些员工暂时无法出售股份套现。

股价大幅回落

2013年,众安在线由蚂蚁金服、腾讯以及中国平安等公司共同发起成立,其中蚂蚁金服持股13.53%,腾讯持股10.20%,中国平安持股10.20%;2017年9月,登陆香港交易所,成为国内首家港股上市的互联网保险公司

上市之初,众安在线股价一路飙升,从发行价每股59.7港元到一度迫近百元港股大关。如今,市场正回归理性,截至7月22日收盘,其报收于每股18.54港元,当日跌幅2.42%。

对此,陈劲的继任者姜兴在7月1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表示:“资本市场的反馈会引发我们管理层更多对业务的反思,众安在线会坚定地执行保险业务有质量的增长战略,持续提升经营效率,相信市场会给我们正面的回应。”

从年报数据来看,众安在线2018年保费收入112.6亿元,同比增长89%。然而,在保费高速增长的同时,众安在线净亏损17.97亿元,同比扩大80.42%。众安在线称,主要是由于承保亏损随着总保费同比快速增长而增加、投资收益受到市场疲软影响、科技输出业务还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等影响。

有人说,众安在线的打法更像互联网公司。此前,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以前,总是质疑众安在线的高估值,但辩证看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它能够在投资人支持下对创新进行巨大投入,如果它的路子趟出来了,整个保险业可以很快跟上来。”

可是,众安在线的这条路趟出来了吗?2018年,众安在线的科技研发投入达到8.5亿元,占总保费的7.6%;在众安在线员工中,超半数为工程师技术人员,截至2018年末累计申请专利230件;此外,众安在线的国际化业务不断落地,推动海外市场的科技解决方案输出业务。

但这些是需要成本的。2018年,众安在线的科技输出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净亏损4.5亿元(其中包含众安国际净亏损1.1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3.4亿元。

市场对众安在线的业务模式是否照单全收?一位与众安在线有过业务往来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价称:“感觉众安在线做业务时还是对风险的敬畏不足。”

姜兴在另一封邮件中坦言,“ 我们的团队年轻有激情,一步步走来,赢得了很多瞩目,也连续创造出无数个惊喜。当然我们也不避讳,因为无先例可循,或经验不足,或缺乏对风险的敬畏,我们踩了坑。有成绩时我们要欢呼,有教训时我们更该铭记。”

消费投诉提升

市场对于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业务模式、发展路径,观点并不一致。

“大家都在发展互联网保险、保险科技,并不是说互联网保险公司就发展得更好。”一位保险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互联网保险公司投诉量增长明显。例如,众安在线的理赔纠纷和销售纠纷投诉量分别同比增长273.48%和1270%;泰康在线的销售纠纷投诉同比增长320.00%;安心保险的理赔纠纷投诉同比增长277.27%。

深圳华博精算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王晓波对杰讯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如果后端理赔和服务跟不上,前端创新太快反而可能导致负面影响。保险产品作为后验式商品,具备前端先创新,后端再跟上的条件,但对于比如医疗险这样理赔频率较高的险种,在前端创新上还是要有一个度,以免透支保民的信任。”

经过过去几年的探索,互联网保险对于自有平台和第三方平台的争论声音渐渐小了。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当前保险服务领域月度活跃用户超过100万的APP仅有6个,流量差距可见一斑。

按照陈东辉的想法,“未来,保险行业可能只剩下两类企业,一类是平台类企业即互联网企业,另一类是保险产品提供商。目前来看,除个别保险企业外,其余都不会成为平台类企业。未来,保险企业如果不往这两端靠,又没有独特优势,可能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

问题随之产生。例如,2018年,众安在线综合成本率120.9%,虽然相较2017年下降12.2个百分点,但仍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众安在线高企的综合成本率来自其与流量平台合作的渠道费用,以及其他经营费用。

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人士对杰讯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与渠道合作单纯为了上量的业务都在调整,但流量确实需要依靠第三方平台,对基于场景进行销售的保险产品,保险公司并不占据主导地位,独立操作不现实。”

保险公司所在的行业属于强监管行业,互联网保险新规此前已在业内征询意见,落地后将对互联网保险的发展产生新影响。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