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首页 > 宏观 > 正文

房地产又现“黑天鹅”新城控股面对的公司经营现金流问题

杰讯财经网 2019-07-05 19:44:59

目前新城控股面临的经营风险,也就是王晓松要面对的公司经营现金流问题,主要来自于上述股价下跌之后,股权质押带出的抵押物增加。

7月3日下午,上海公安方面回应称,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涉嫌猥亵女童属实。由此,新城控股被推上舆论漩涡。在公众谴责背后,这个业界“黑马”的膨胀史也吸引大众目光,年销售额从121亿元奔向2210亿,净负债率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市场对新城控股的诸多财务问题也产生了质疑。目前,王振华之子王晓松被全票选举为董事长。除了应对市场质疑,王晓松需要直面的是公司经营现金流问题。

杰讯财经网:7月4日,阳光略显黯淡。上海市普陀区中江路388弄6号,新城控股大厦A座大堂,不断有员工进出,也有不少人在大堂徘徊。平静的表面看似与一般写字楼无异,但海平面之下早已波涛汹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与以往不同的是,来访的客户需要相应的工作人员下来接应。

这场汹涌的风波来自7月3日晚间,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的一则警情通报。该警报称,确认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其中,王某某即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创办人王振华。事发前,王振华担任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就在上海警方通报后,新城控股随即发布公告,宣布已于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新城控股紧急召开董事会,新城控股董事兼总裁、王振华之子王晓松被全票选举为董事长。事发后,新城悦发布声明称,其董事会认为“有关王先生之刑事拘留与本集团之经营无关,且本集团经营保持正常”。

杰讯经济报道记者查阅新城控股近年年报发现,其规模膨胀过程堪称迅猛,实属业界一匹狂奔的“黑马”。2012年11月,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当年销售额仅有121亿元;2015年12月,新城控股通过换股吸收合并江苏新城A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第一家B股重组为A股的房地产公司。2018年11月,王振华控制的新城悦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

新城控股的“黑天鹅”

新城控股的这场“黑天鹅”来势凶猛。

事件发生后,7月3日晚间,新城控股发出公告,称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先生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二届董事会任期相同。根据《公司章程》规定,王晓松先生将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签署董事会重要合同、重要文件及其他应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其他文件。而王振华将继续担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新城控股迅速切割、更换董事长的举动也未能扭转股价下行。7月4日,新城控股股票开盘即跌停。报每股38.42元,封单达280余万手。按照22.6亿股计算,市值直降96.502亿元。港股方面,新城悦跌幅一度达到20%,近两日市值已蒸发超200亿元人民币。

据杰讯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重仓新城系股票的机构多达135只基金,牵涉到44家基金公司,合计持仓股数高达8949.68万股,占流通股比3.72%,持股总市值3687756.51万元,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比5.51%,持股市值占基金股票投资市值比7.50%。

这场事故引发的“黑天鹅”短期之下恐难平息。一个令人担忧的风险是,王振华控制下的富域发展集团及常州德润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累计质押新城控股7.71亿股,占新城控股流通股比例为34.35%。目前,富域发展集团持有新城控股13.78万股,其中质押比例为51.25%;常州德润持有新城控股1.38亿股,质押比例为47.31%。

此次“黑天鹅”事件无疑对新上任的王振华之子王晓松董事长是一件极大的考验。1987年12月出生的王晓松,2009年7月毕业于南京大学环境科学专业,本科学历。其个人履历相对简单:2009年8月,进入新城B股工作,任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2010年4月,任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2013年2月,接任吕小平担任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2018年8月,担任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2019年7月,担任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董事长。

公众对于王晓松的认知,始于2015年,王晓松开始介入新城新业务板块。时任新城控股旗下新城地产总裁的王晓松出现在新城控股社区O2O产品“新橙社”APP的发布会上。王晓松由此进入新城商业体系,彼时,他对媒体透露,新城控股旗下体验式商业旗舰品牌“吾悦”系发展将全面提速。

目前新城控股面临的经营风险,也就是王晓松要面对的公司经营现金流问题,主要来自于上述股价下跌之后,股权质押带出的抵押物增加。新城控股业内证券人士表示,被质押股票一旦触及平仓线,被质押人不能追加抵押物,质押股票有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原董事长王振华刑拘受刑导致的股价滑坡,将会影响到新城控股的股权质押,从而引发债务的连锁反应。

神奇的膨胀史

查阅王振华和新城控股发展史,也无不让人惊叹。1962年出生的王振华曾在江苏常州市武进第一棉纺厂当过五年半车间主任。但随着其勇猛下海创业,王振华仅借助不足100万启动资金,最终亲手打造了庞大的资产帝国。

天眼查数据显示,与王振华相关的公司多达194家,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为56家,担任股东的9家,担任高管的共185家,其中有三家由其100%控股。其中最有名的关联企业为两家上市公司A股上市的新城控股和港股上市的新城悦。201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王振华以170.4亿元资产排在第108位。

王振华在新城控股内部极力推崇“骆驼文化”。他希望公司在“面临复杂的市场形势和不确定性,如同骆驼进入了沙漠,抓住一切机会,做到极致”。讽刺的是,奉行“骆驼精神”的王振华高调张扬,接受媒体采访时总喜欢将慈善和社会责任挂在嘴边。他在媒体上曾表示,“做好了企业,就可增加就业、多纳税、多投入慈善事业。”

王振华实际控制之下的新城控股发展也发展迅猛。新城控股历年年报显示,2015-2016年,公司住宅地产开发的业务范围主要集中于上海、南京、苏州、杭州、常州等长三角区域;2017年,公司战略性进驻成都、重庆、西安、郑州等二线城市;2018年,公司已基本完成全国重点城市群及重点城市的布局,截至报告期末,已进入全国98个大中型城市,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逐步完成对供需关系较为均衡、人口吸附能力较强的高能级城市的布局。

然而,新城控股光鲜业绩的吊诡之处在于,其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净负债率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新城控股2015-2018年销售额分别为319亿元、650亿元、1265亿元、2210亿元,相比之下,净负债率从2015年末的43%上升到2016年、2017年的80%左右,2018年中一度突破100.4%,随后下降至2018年末的49.21%。

对比同行,2015年销售额与之不相上下的分别是荣盛发展和泰禾集团。荣盛发展的净负债率为87.9%,而在2016年、2017年,荣盛发展的净负债率分别为125.2%、123.7%;泰禾集团如今则是地产这个高负债行业的典型样本。截至目前,泰禾集团净负债率在房地产上市企业中排名第一。

不过,新城控股过于亮眼的成绩也引起上海交易所的注意,今年4月2日,上交所要求公司在利润情况(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等)、资金往来情况(关联方、合作方的应收应付款项增长较快等)、现金流与货币资金(货币资金余额与长期借款、短款借款同时较快增长)、房地产开发业务等四大项,16小项问题作进一步披露。第二天,新城控股的股价大幅低开后一路走低,并最终收跌5.70%。

杰讯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一个现象,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与王振华关联的风险有3827条,风险多半涉及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信用卡纠纷导致的起诉,有一家公司当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