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中小型银行同业负债链条透视

杰讯财经网 2019-05-28 10:28:41

激进的中小型银行很容易受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他们的风险管理能力无法跟上其飞速增长的步伐。

杰讯财经讯:5月27日,周一,股、债等金融市场的不安情绪被“5000万以上同业负债协商解决”扰动。

此前26日,央行、银保监会就接管包商银行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如何保障问题表态显示,对包商银行的同业负债采取“新老划断”的处置思路。

其中,对存量公存款和同业负债,5000万元(含)以下的,本息全额保障;5000万元以上的,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对接管后新增的个人储蓄存款、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本息,由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和存款保险基金全额保障,各项业务照常办理,不受任何影响。

受访的多位银行业内人士认为,5000万标准应视为防范流动性风险的措施,而非打破中小银行同业业务的刚性兑付。

同时,该次接管也触发了市场对两项相关业务的关注:一是,遵守巴塞尔协议Ⅲ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是否触发银行无法持续经营时的强制性本金减记条款,目前仍尚难确定。

二是,由同业存单传导的同业资金链条会否受到结构性冲击,而同业存单已经是部分城商行获取同业负债,扩充资产负债表的主要来源。

一位华东股份行金融市场人士表示,5000万元是商业银行内部大额进出账提前报备的标准,是银行内部对结算的内部制度要求,有的银行也将大额标准约定在1000万元或2000万元。

申万宏源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马鲲鹏认为,5000万以上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需要协商是一个针对大额资金流出的流动性安排措施。

他指出,任何金融机构,在面临短期大额资金流出时,都会有流动性安排措施:银行的企业客户在大额转账或取现之前,都需要事先向银行申报头寸,银行批准后方可执行;基金公司对短期内集中大额赎回同样会有限制措施。

次级债减记

目前,该受接管银行总计有近700亿元的债券已发行,包括579亿元同业存单、65亿元二级资本债、50亿元小微企业贷款专项债。

27日周一,该行有3.5亿同业存单到期,未来10天内有22.9亿同业存单到期,未来一个月有113.6亿同业存单、小微专项债到期。

5月27日,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曾怡景表示,激进的中小型银行很容易受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因为他们的风险管理能力无法跟上其飞速增长的步伐。此次事件也是一个在监管接管情景下二级资本工具(次级债务)如何发挥作用的测试机会。

标普全球评级分析师胡旸瑞表示,除非优先无抵押债务存在异常,否则很难想二级资本债的投资者比人民币5000万元以上的优先级企业存款或同业负债受到更优的偿还待遇。但也不排除这一可能,因为监管当局正在积极与有关方面进行协商,平衡道德风险事件的发生和市场信心的稳定。

招商证券指出,如果因为违规事宜,导致相关个券出现抛压,不仅会波及存单市场收益率,同时可能会导致此类银行(2年未出年报、存量券不少的城商行)存量券的抛盘。

值得注意的是,城商行中,在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已连续两次发布公告称将继续延迟刊发2018年年报,但迄今仍未发布财报,且自4月1日起停牌至今。

锦州银行未发布2018年财报的原因是,会计师需要额外数据和文件以完成年度业绩的审核程序,该行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所需数据。主要是该行向其机构客户提供的某些尚未结清余额的贷款,以进一步说明并证实该等交易的商业逻辑及其真实性和合理性以及该等贷款的还款来源,从而最终就相关资产拨备的计提方案达成一致。

  同业负债链条

就市场而言,债市投资人关心的是银行同业链条的变化。

一位资深货币市场人士表示,市场关心的是产生结构化的冲击,货币传导逻辑会否发生深刻的变化。

其原因在于,对商业银行而言,同业存单是部分城商行获取负债端来源的主要方式。其中,股份行多以同业存款(会计科目为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存放款项),城商行更多以同业存单(计入应付债券)等形式获取同业负债。

表现在资产负债表上,自2016年金融监管强化以来,同业存款占负债的比重连年下降,但包括同业存单在内的应付债券占比不断提升。

根据Wind数据,以32家A股上市银行测算,同业存款总和占比从2016年的超11%降至2018年的不到8.5%。由于同业存单计入银行应付债券科目,应付债券占总负债的比重从2016年的4.7%增加至2018年末的6.1%。

同业存单发行规模连年扩大,2017年、2018年发行规模分别为20.17万亿元、21.10万亿元,2019年至今已发行6.82万亿元。

以城商行为主力,对同业存单依赖较重,部分银行应付债券已经占到总负债的超1/5。截至2018年末,西安银行、紫金银行、青岛银行、贵阳银行、郑州银行的应付债券占总负债的比重分别为23.51%、22.01%、20.54%、20.20%、20.09%;长沙银行、宁波银行、青农商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成都银行、北京银行的应付债券比例也在15%-19%之间。相较之下,国有大行的应付债券仅在2%-4%之间。

“业内都在看市场会有什么反应。”一位股份行就此表示,对公和同业存款5000万以上作协商处理,后续来看,市场中评级不高的中小银行,同业负债、存单等业务可能会付出更高的风险溢价,流动性管理的压力会增大。

另外,根据央行去年规划,拟于2019年第一季度,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规定计入同业存单后的同业负债总额不能超过总负债的1/3。

按此标准,以同业存款和应付债券合并计算,有三家股份制银行同业负债占比在30%左右,分别为兴业、浦发和北京银行,截至去年末的同业负债比重分别为30.73%、30.35%、29.79%。此外,上海、江苏、贵阳、郑州、西安、紫金银行的同业负债占比在25%左右或以上。

这其中,较低评级城商行发行的同业存单占比不小。根据天风证券统计,目前近10万亿元同业存单存量中,大约4.4万亿元由城商行发行,发行过存单的城商行的主体评级有70%都在AA+及以下。若同业存单违约则会冲击货币市场,由于城商行是除国有银行之外质押式回购最重要的参与方,存单违约后城商行乃至非银的回购交易可能会遇到困难。

                                                      21世纪经济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