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金诚集团爆雷 理财迷局套牢百亿资金,金诚集团拥有私募机构6家

杰讯财经网 2019-05-07 08:49:19

与之前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机构,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

杰讯财经讯5月6日,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短暂停牌,且未公告停牌原因。

风暴始于“五一”小长假之前。4月29日,金诚控股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执行董事兼主席韦杰以及执行董事徐黎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杭州市公安局调查。5月3日,金诚控股跌20%,在近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高达84.68%,股价目前仅为0.072港元,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仙股”。与之前爆雷的“非吸”案件不同,金诚集团不仅运营了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基金,同时还拥有一张颇为珍贵的基金销售牌照。

杭州公安局拱墅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并无新的情况可以通报,该案件的进展会通过“平安拱墅”官微对外发布。

披着私募的外衣

金诚集团是金诚控股的母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名下有159家公司。根据金诚集团官网的宣传,其旗下有6家私募及1家基金销售机构,共管理私募产品规模超过700亿元,有超过300种产品可供选择。金诚集团特意强调了其安全性:“我们的产品,每一个都是有政府信用为依托,有稳健回报和灵活周期的高端理财产品。”

然而,这个理财迷局在一夜之间崩塌。4月28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发布通报,据浙江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称,自4月28日凌晨开始,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蒋雪琦等30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杭州警方抓获。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这个“80后”曾经在浙江一家律师事务所做过7年律师,创业后才开始进入金融行业。

与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区别是,金诚集团除了发行私募产品外,还拥有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阜兴系爆雷时,相关产品的托管银行被投资者要求赔钱。而金诚集团拥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几乎形成了一个闭环。”某资管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未兑付金额高达上百亿,让这一案件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问询后发现,无论是在PPP行业,抑或是在金融圈,或者网贷行业,这家公司都籍籍无名。

根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金诚集团非法集资案受害人可以通过相关APP进行网络借贷投资人登记。事实上,与“阜兴系”类似,金诚集团旗下相关私募产品披着合法的外衣。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矩阵包括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这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几家备案的私募基金,甚至连提供的联系电话都出现了重合。

中基协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主要投向为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仍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其中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

公开信息显示,金诚旗下一些投向PPP项目的私募产品,融资期最短可达24个月,而年化收益率则高达7%―8%,甚至高达10.5%的年化收益率。这与PPP项目长周期的特点大相径庭。依照财政部发布的《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规范的PPP项目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属于公共服务领域的公益性项目,合作期限原则上在10年以上。

旗下基金连续被监管点名

金诚集团的危机曝光,始于其旗下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的业务被暂停。2013年1月6日,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称“金观诚基金”)拿到了证监会颁发的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某基金第三方销售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私募基金采用备案制不同,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是核准制,这块牌照并不好拿。

然而,金观诚基金却创造了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被罚的纪录。

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责令金观诚基金整改,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根据该处罚决定,金观诚基金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

6个月后,浙江证监局再出公告,责令其继续整改。浙江证监局认为,整改期间,金观诚基金存在与关联方业务混同、代销的关联方发行的多个基金产品出现兑付风险等新的重大问题和风险情况,金观诚基金应当继续整改存在的问题,并于2018年12月7日前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1月17日,金观诚基金被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这已经是金观诚基金近一年里4次被监管层点名。

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源自于浙江证监局2018年4月25日开展的私募专项检查。在这次检查中,金诚集团旗下的5家私募公司拒绝配合检查工作,监管要求公司法定代表人到浙江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浙江证监局表示,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况。而这5家私募均与韦杰存在关联。当时金诚集团官方给出的说法是,有个别员工思想认识不足,在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要求拷贝其电脑资料时被拒绝,从而引起冲突。

兑付危机

蹊跷的是,金观诚基金的整改,与金诚集团的兑付危机“神同步”。2018年5月,金诚财富陷入了首次兑付危机,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2018年7月9日,金诚集团官方宣布,旗下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

股权类私募基金业务相关方的权责界定非常模糊、存在歧义,资金募集和运用过程中的监管规定存在很大漏洞。中基协官网信息显示,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未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这意味着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资金端受到很大影响。

据中基协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私募基金应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等违规操作。

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产品的运营来看,主要投资方向是特色小镇长期项目,以短期融资对接长期项目,项目的投资回报周期、回报率与私募产品周期、收益率严重不匹配。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意味着“借新还旧”的链条被切断。

今年4月26日,金观诚基金还在官网发布消息称,通过其购买基金的客户,产品的赎回不受影响,并留下了热线电话。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