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首页 > 商业 > 正文

腾讯音乐(NYSE:TME)依赖直播收入等的盈利模式,在业内引发担心,盈利模式仍在探索中

杰讯财经网 2019-03-21 10:58:41

盈利模式仍在探索中,美东时间3月19日,腾讯音乐发布了未经审计的去年四季度和全年财报。

腾讯音乐(NYSE:TME)上市后首秀交出一份不错答卷,营收等数据优于市场预期。而其过于依赖直播收入等的盈利模式,在业内引发担心。

杰讯财经:美东时间3月19日,腾讯音乐发布了未经审计的去年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营收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5%,高于市场预期的52.9亿元。同时,当季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8.76亿元,主要由于上市相关的一次性支出15.2亿元,涉及发行给华纳音乐集团和索尼音乐娱乐等唱片合作伙伴的股票费用。

排除上述一次性支出、无形资产摊销、企业合并产生的其他资产、股权奖励支出、投资净亏损和可投资股份的公允价值变动后,按照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non-IFRS)计算,腾讯音乐当季净利润转为正的9.16亿元人民币,约合1.33亿美元。

杰讯财经:2018全年,腾讯音乐整体营收为189.9亿元人民币(约合27.6亿美元),同比增长72.9%。在计入了上述一次性的15.2亿元基于股票的会计支出后,当年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18.3亿元(约合2.67亿美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算的净利润增至41.8亿元(约合6.07亿美元)。

抛开上市费用,腾讯音乐业绩相当不错,但资本市场反应却显得复杂。3月19日,腾讯音乐收跌近3%,报收18.57美元,仍接近一个月最高。今年以来,腾讯音乐股价累涨近40%。

对于股价波动,业内有着不同看法。有负责音乐内容业务的互联网巨头中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腾讯音乐靠直播盈利,但渠道变迁是很快速的,酷狗、酷我等APP都会有衰减期,且变化相当迅速,高昂版权成本下,腾讯音乐业绩存风险。“单纯做音乐业务,腾讯口碑也不是最好的。”

国信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张衡则看好腾讯音乐。“单个APP确实存在波动周期,但用户需求是轮动的,不会骤然变化,在当下模式,腾讯音乐或存在增长瓶颈,但依旧有多元化变现的可能性。”3月20日,张衡向杰讯财经报道记者分析。

腾讯音乐高层已有所布局。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腾讯音乐CSO叶卓东表示,“付费是这个行业最健康的发展模式”。

增长与下降

 具体业务方面,腾讯音乐第四季度在线音乐服务营收为人民币15.2亿元(约合2.21亿美元),同比增长45.0%,该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用户订阅量增长、转授权更多音乐内容给第三方平台、数字音乐专辑的销售带来的收入增长。同时,通过订阅套餐销售的付费音乐营收为6.95亿元(约合1.01亿美元),高于2017年第四季度的5.05亿元。

 四季度来自社交娱乐服务收入为人民币38.8亿元(约合5.6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2.8%,该收入增长来自于在线K歌和直播业务的收入增长。

腾讯音乐第四季度营收成本为人民币35.6亿元(约合5.1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1.9亿元增长6.25%,主要由于内容费用和收入分成费用的增加。

在用户流量方面,四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移动端月活为6.44亿,2017年同期为6.03亿,同比增长6.8%;当季社交娱乐的移动端月活为2.28亿,上年同期为2.09亿,同比增长9.1%。当季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为2700万,上年同期为1940万,同比增长39.2%;当季社交娱乐的付费用户为1020万,上年同期为830万,同比增长22.9%。

另一头,腾讯音乐去年四季度在线音乐每用户变现能力有所减弱。当季在线音乐服务的月均每付费用户收入(ARPPU)为8.6元人民币,同比负增长1.1%;社交娱乐服务的ARPPU为126.7元,上年同期为101.9元,同比增长24.3%。

值得要注意的是,腾讯音乐毛利率环比下降(毛利率为34.0%,毛利润18.4亿元)。对此,腾讯音乐CFO胡敏在电话会议上解释,四季度版权转售营收环比三季度下降,在自制内容方面的持续投资是主要原因。“公司继续在内容上的投资不会变,IPO之后,业务展望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

模式争论

腾讯音乐盈利水平在全球范围内罕见,其主要竞争对手依旧深陷亏损中。其盈利根本原因,在于占据收入大多数且高利润率的在线K歌和直播业务,收益渠道主要为全民K歌国际版We sing、酷我及酷狗直播。

这一模式似乎只有在具有流量优势的腾讯生态下才能行得通。业内争议点在于,几个主要收入渠道APP的可持续性,在高涨版权环境下,将影响腾讯音乐现金流;对于腾讯在音乐行业本身的深度,也表示怀疑。

多位知名音乐制作人告诉杰讯财经报道记者,与腾讯音乐高层联系并不热络,相对而言,网易云音乐高层,则混迹圈内多年。“腾讯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投行,在商言商,也专业,但似乎缺乏对行业的理解和热诚。”有知名流行音乐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另有制作人称,腾讯音乐繁琐的内部流程,也使得合作相当麻烦。“对接部门经常变化”。

在此基础上,前述互联网中层表示,腾讯在音乐领域本身深度上,不一定超过竞品。“纯粹在音乐产业的纵深上,网易云音乐要强过腾讯,更像中国版Spotify。”

腾讯音乐也尝试着改变。譬如,业内疯传的网易云音乐前高级总监王磊加盟腾讯音乐(腾讯方面尚未官方确认),一手打造起云音乐的王磊,在业内拥有相当不错的口碑。

当然,从商业上看,业内口碑影响有限。腾讯音乐依靠着良好现金流,依然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渠道。张衡就表示,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腾讯优势明显。“就算版权上涨,腾讯音乐的现金流也扛得住,应该担心的,反而是其他平台。”

腾讯音乐也在寻找着更健康的盈利模式。腾讯音乐CEO彭迦信在电话会议上称,腾讯音乐正在做着努力,稳步提高付费用户数。“一是保护版权,二是向用户宣导付费的价值所在。”

“我们正在为逐步转变为付费播放平台铺路,包括培养用户付费习惯,目前的迹象还不错。完成这种转变未来还需要很长时间,需要渐进而行,但是我们认为付费是这个行业最健康的发展模式。目前的付费比例还很低,所以潜力很大。”叶卓东在会上说。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