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巴菲特也不一定看好苹果?苹果在去年创下万亿辉煌后暴跌,市值折损了38%,

杰讯财经网 2019-03-10 22:12:23

杰讯财经:最近国内股市的疯涨让投资再次成为热门话题。发达市场的“投资圈”也不平静。“股神”巴菲特上周发表了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他随后对苹果公司的言论尤其耐人寻味。与此相关,投资者应该注意到以苹果为首的美国科技巨头都在做一件令人担忧的事,值得警惕。

巴菲特也不一定看好苹果?

杰讯财经: 不久前的一条消息曾引起投资者的注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巴菲特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减持了苹果公司的股票。

苹果是伯克希尔第二大持仓股。从2017年2月开始,伯克希尔共计购买了苹果2.525亿股的股票,这次减持了290万股。

众所周知的是,苹果在去年创下万亿辉煌后暴跌。从2018年10月3日的峰值,到今年1月3日的低谷,短短三个月内,苹果的杰讯财经。这样算来,伯克希尔在此期间持有的苹果股票价值锐减了200多亿美元。如今减持,是否代表巴菲特“认栽”了?

巴菲特在周一(2月25日)CNBC的采访中算是回答了这一问题。实际上,抛售苹果只是伯克希尔公司中一个基金经理的决定。巴菲特本人则尽显“铁粉”本色,他说,如果苹果股价再低些,他还会买入。“我不预期自己会抛售,(苹果股价)越低越好,很明显,我喜欢它。”

当心这个现象

“股神”为了力挺,苹果的股价也在反弹,目前已经从1月份的低位回升了23%。尽管如此,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苹果此前由iPhone带来的光芒正在变得越来越暗淡。苹果CEO库克年初的一封致投资者信炸响了全球股市今年的第一声惊雷。在这封信中,苹果宣布了20年来对业绩预期的首次下调。

投资专家、福布斯撰稿人彼得·科汉认为,苹果将成为继IBM之后巴菲特的第二个科技股“败笔”。科汉指出,苹果太过于依赖iPhone的销售,尤其过于依赖在中国的销售。

如今的“果粉”们早就没有了当初的热情,新的苹果手机价格节节攀升,带来的新功能却没那么吸引人,倒是国产手机的价格和功能更得人心。“卖肾买iPhone”之类的疯狂事件已经沦为历史。

iPhone的风光不再从苹果去年11月份的一个举动中可以得到确认。当时苹果宣布,不再报告每个季度iPhone和其他设备的销售数量。

对此,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艾斯德里的解释是,苹果的竞争对手也不披露产品销售数量,关键在于,产品销售数量并不能代表企业的健康状况。比如说,卖出一台价值1000美元的iPhone X显然比卖出一台价值450美元的iPhone7更有意义,但在销售计数中,它们却被同等对待。

然而,投资者对此并不买账,公司隐藏一项值得重视的指标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消息公布后,苹果股价大跌了7%。他们的担心在两周后苹果公布的报告中也得到了印证。报告显示,iPhone最新机型的需求疲弱,苹果也已经开始减产。

不仅仅是苹果,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美国科技股巨头们或多或少地都在面临着一些困境。值得注意的是,继苹果之后,另外两家美国科技先锋——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最近也宣布不再公开他们以往会公布的重要数据。

推特宣布不再公布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数量,而是以每日可盈利用户数量——即每天看到他们所显示广告的用户数量——取而代之。

推特的首席财务官内德·西格尔并没有说明为何隐藏前者,而只是说后者“是衡量我们成功的最好方式”。但这个新标准和以前公布的数据相比,基数小、和同业的可比性不高,参考价值明显降低。

同苹果一样,推特有很好的理由要隐藏一些数字。圣诞过后,推特的月度用户数量已经连续下跌了三个季度,最近的数字是3.21亿,为2016年年底以来最低。

加入“把糟糕数据藏起来”这个游戏的还有去年一直麻烦缠身的脸书。Facebook的用户增长正在显著放缓,去年四季度的同比增长率是9%,2016年同期,这一增幅是18%。

该公司目前已经宣布将停止公布Facebook的单一用户数量,转而公布包括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在内的交叉用户数量。

他们也同样有“粉饰太平”的解释:“我们相信这些数据才能更好地反映我们社区的规模以及许多用户使用不止一个我们服务的事实。”脸书首席财务官戴维·韦纳如是说。

但既然Facebook还是公司的旗舰产品,又何必用其他“小弟”们的表现来“混淆视听”呢?

如果你的好朋友之前每天都跟你兴高采烈地讨论他的新恋情,突然有一天开始三缄其口,抑或是顾左右而言他,那就说明这段恋情可能已经归于平淡,甚至就要告吹。当上市公司降低信息的透明度,投资者显然应该心生警惕。

难懂的科技股

当然,要以投资为目的分析一个公司,只看单一因素肯定不靠谱,特别是对巴菲特及他的合作伙伴查理·芒格所奉行的价值投资而言。

巴菲特在解释今年这份伯克希尔致股东信中所公布的持股时说,他和芒格并不把这些股票视为“那些会因为华尔街的降级、美联储的某个政策、政治情势、经济学家的预测或者随便什么临时发生的事件就会终结的股票代码”。“相反,我们把持有的股票当作我们部分拥有的公司,它们的收益/资本比例可以达到20%,也不举债经营。”

为了找到这样的理想公司,巴菲特和芒格从来不会只满足于财务报表之类流于表面的信息,他们可以建立上百个模型来深入了解进入他们视野的公司。正像芒格所说的:“你必须意识到,生活无非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联系。所以,你必须拥有各种模型,你必须弄清楚各种模型的相互关系以及它们的效应,你必须辨认出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

通过这种极致的投资分析,巴菲特只投资他“看得懂”的股票。而他早就承认,科技股不在这一范畴之内。

最典型的例子是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网上书店发展成如今的电子商务帝国的亚马逊。巴菲特在去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说:“事实是我从最开始就已经关注亚马逊,我认为杰弗里·贝索斯几乎是完成了一个奇迹,但问题是一旦我面临奇迹,一般就不会下注。”

即便是如今大力投资的苹果,其实巴菲特也并不把它当成科技股,而是更多的把它视为消费股。苹果让他着迷的并非短期的财务表现,而是它的品牌力量和生态系统。

“我关注的并不是下个季度、或者明年的销售额,”他在去年8月份曾表示,“而是上亿人都在用它(iPhone)生活。”

杰讯财经:除了手机本身,苹果还靠很多我们看不见的方式赚钱。去年光是谷歌就付给了苹果94亿美元,为的是让iPhone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但问题是苹果还能保持旺盛的竞争力多久。

要判断这些难懂的科技股的未来走向,巴菲特对大数定理在经济中的应用可能会给我们一些启示:“所有的经济发展都会在规模越来越大的过程中锻造出他们自己的数学铁锚”。芒格的话就更为直白:“这个世界是有限的,竞争非常激烈。所有资金庞大的企业最终都会发现增长变得越来越难”。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