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首页 > 宏观 > 正文

外贸总额首次突破30万亿元 2019年出口走势如何?

杰讯财经网 2019-01-15 21:20:16

2018年的中国外贸取得一份“创历史新高”的成绩单。

【外贸外资创新高】

2018年,面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不断抬头,世界经济不确定性提升,中国加大改革开放力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稳外贸”、“稳外资”,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外贸进出口总额和实际使用外资均创出历史新高。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7%。其中,出口16.42万亿元,增长7.1%;进口14.09万亿元,增长12.9%。2018年1-12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0533家,同比增长69.8%;实际使用外资885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9%。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叠加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外贸外资增长压力也将加大,“稳外贸”、“稳外资”的措施将进一步深化。

2018年的中国外贸取得一份“创历史新高”的成绩单。

据海关总署1月14日公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7%,再次刷新历史纪录。

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经济的持续增长带来的外需复苏,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与扩大进口政策,以及部分企业的“抢出口”效应,加上中国多项“稳外贸”措施效果渐显,共同支撑了2018年中国外贸的快速增长。

然而,2018年四季度尤其是12月的外贸数据却显出疲态:继11月大幅下滑之后,去年12月的外贸数据再次下降至负增长区间,12月中国外贸26748.7亿元,同比下降1.2%。多个国家经济景气度减弱、“抢出口”效应接近尾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是主要原因。

展望2019年,受全球经济复苏进程缓慢、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中美经贸摩擦等因素影响,今年外贸面临着更加复杂严峻的形势,下行压力较大,预计今年外贸增速可能继续放缓,需要高度警惕各国经济下行、金融市场动荡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叠加共振。

外贸首次突破30万亿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7%。其中,出口16.42万亿元,增长7.1%;进口14.09万亿元,增长12.9%。按美元计,2018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4.62万亿美元,增长12.6%;其中,出口2.48万亿美元,增长9.9%;进口2.14万亿美元,增长15.8%。

在1月1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李魁文指出,中国外贸总值在2005年超过10万亿元、2010年超过20万亿元之后,在2018年再创新高,超过了30万亿元。

他表示,2018年中国外贸规模呈现“逐季提升”的特征:1-4季度,中国进出口规模分别为6.76万亿元、7.36万亿元、8.18万亿元和8.21万亿元。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8年中国外贸取得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从外需上看,去年世界经济整体仍保持着复苏的态势,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的进出口都保持着较好的增长,同时也在不断拓展新的市场。

2018年,中国对前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美国和东盟进出口分别增长7.9%、5.7%和11.2%,三者合计占中国进出口总值的41.2%。同期,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8.37万亿元,增长13.3%。

“在外需复苏的背景下,大多数国家都保持着不错的增速,比如2018年越南的出口增长14.3%,进口也增长了12.5%。”白明称。

进口的快速增长也为去年的外贸提供了强劲支撑。交行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集成电路、水海产品等重要设备、关键零部件与优质消费品进口都保持着较快增长;原油、天然气和铜等大宗商品进口也保持着量价齐升。

他表示,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仍保持着稳定的增长,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积极扩大进口的结果。

在过去一年,中国4次降低了包括医药品、日用消费品、汽车和工业品在内的关税,关税总水平由上年度的9.8%降至7.5%,部分降税商品进口快速增长。李魁文表示,2018年,中国进口化妆品657亿元,增长了67.5%,进口水海产品794亿元,增长了39.9%。

在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经贸摩擦持续的2018年,中国取得上述成绩确实不易。白明指出,一方面,中国与美国等贸易伙伴已经形成了十分紧密的关联,“砸断骨头连着筋”,短期内贸易保护主义不足以打断这种经贸的联系;另一方面,去年中国企业存在明显的“抢出口”现象,这一定程度上抬高了中国的外贸表现。

“抢出口”效应衰减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最后两个月的数据,继11月外贸数据大幅下滑之后,12月外贸数据再次下降,落入了负增长区间。

2018年12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26748.7亿元,同比下降1.2%;出口15349.3亿元,同比增长0.2%;进口11399.4亿元,同比下降3.1%。

以美元计,2018年12月外贸进出口总额3854.4亿美元,同比下降5.8%,其中,出口2212.5亿美元,同比下降4.4%;进口1641.9亿美元,同比下降7.6%。

白明指出,2018年的“抢出口”抑制了出口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去年12月的出口被此前的‘抢出口’提前透支,接下来可能会出现‘逆抢出口’现象,即国外市场进入消化库存阶段,即便贸易摩擦平息出口也未必能马上回暖。”

同时,2017年12月出口金额2315.23亿美元,为2017年全年的最高值,出口增速为10.73%,出口金额和增速基数双高也压制了2018年12月出口的增长。

何飞表示,2018年12月进口创下2017年以来最低增速。这首先是因为大宗商品进口价格继续下跌。当年12月CRB综合、油脂、食品、家畜、金属、工业原料、纺织品指数均值较2017年12月分别下跌16.46、27.15、10.97、47.06、43.26、21.48、9.56点,全球油价也持续下跌。

其次是全球经济出现放缓迹象。2018年12月制造业PMI为49.4%,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中国主要出口国家的经济景气状况也出现了减弱,外需受到明显影响。2018年12月,摩根大通全球、美国、欧元区的制造业PMI分别为51.5%、54.1%、51.4%都创下了2017年以来的新低;韩国、澳大利亚、南非的制造业PMI降至荣枯线下。

从主要出口国家及地区数据看,去年12月中国对美国、欧洲、日本、巴西、印度、南非、澳大利亚、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都为负值。

在此背景下,中国在出口退税、减税降费、简政放权等方面出台多项“稳外贸”措施,各地对出口类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给予了更多支持。

李魁文介绍,去年中国两次提高了出口退税税率,2018年出口第一批上调退税率商品(397项)7451亿元,同比增长了8%;出口第二批上调退税率商品(1172项)1.53万亿元,同比增长了7.5%,实施后的11月、12月,两月合计出口增速达到13.3%。

但何飞指出,“稳外贸”的政策红利释放需要一个过程,短期内政策对冲作用尚无法立刻显现。

在近日的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上,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宋先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外贸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目前直接或间接带动了就业人数约1.8亿人,占中国就业人员总量的20%以上,2018年前11月中国进口环节的税收是1.9万亿元人民币,增长8.7%,占税收总收入的12.6%。“稳外贸”将是一项重要工作。

2019年外贸形势更复杂

展望2019年,宋先茂表示,受全球经济放缓、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中美经贸摩擦等因素影响,2019年外贸发展面临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李魁文指出,2019年中国外贸最大的隐忧是:外部环境复杂严峻,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一些国家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世界经济增长可能有所放缓,跨国贸易和投资可能受到拖累。

“目前,主要国际组织已经纷纷下调了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增速,比如近期世界银行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从3%下调至2.9%,这反映出对国际经贸走势的担忧。”

何飞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同步放缓的概率较大,发达经济体中,美欧经济或触及本轮复苏拐点,预计2019年美国和欧盟经济增速分别放缓至2.5%和1.5%;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2019年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或进一步加大。

白明强调,2019年要高度警惕各国经济下行、金融市场动荡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叠加共振。

“近期,美国股市出现了大幅下跌,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如果一些国家的泡沫经济出现破裂,不排除会将全球贸易拖入负增长的区间。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对多国发起贸易保护措施,其他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也有抬头的苗头,不排除其他国家跟风美国,发起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此外,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在乘机争抢中国的市场。”

何飞表示,贸易摩擦暂时“休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的悲观预期,但预计今年初中国出口将继续放缓,出口同比或继续负增长。如果中美谈判会在一季度取得实质性突破,预计企业信心可能在二季度逐步回升,出口增速也将有所恢复。

各国货币政策取向不一以及由此而来的汇率波动也将为外贸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何飞表示,美联储原计划2019年加息2次,近日鲍威尔的“鸽派”言论加大了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欧央行的议息会议确认于2018年底结束量化宽松政策,但未明确表态何时首次加息;日本央行的金融政策决策会议决定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摇摆将加大外贸企业的汇率风险。”

白明表示,人民币汇率面临着货币宽松与“稳汇率”的矛盾,近期人民币汇率明显回升,这虽然提振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但也给外贸企业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关于2019年的中国外贸,李魁文指出,当前中国国内经济长期稳中向好的发展势头没有改变,中央围绕稳外贸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其效果正在逐步显现,这为今年外贸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政策基础。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还是复杂严峻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加上基数抬高等客观因素,外贸增长速度可能有所放缓。”他说。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