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强生迎16年最大跌幅,强生你怎么了?

杰讯财经 2018-12-18 15:38:07

俗话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强生的爽身粉一直以来都处于风口浪尖之中,天天说着因爱而生的强生,究竟会不会因爽身粉而殂呢?

近日,路透社称,通过取得的内部报告及机密文件显示,制药巨头美国强生至少自1971年起已经知道它生产的爽身粉不时常被验出含致癌物石棉。

1893年,强生首次向消费品领域进军,推出了人气满分的婴儿爽身粉。

2018年,强生因为爽身粉致癌遭受公司史上最大数额罚款。

时至今日,爽身粉再一次为强生的股价下跌送了一波“助攻”。

俗话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强生的爽身粉一直以来都处于风口浪尖之中,天天说着因爱而生的强生,究竟会不会因爽身粉而殂呢?

1218强生2.jpg

近日,路透社称,通过取得的内部报告及机密文件显示,制药巨头美国强生至少自1971年起已经知道它生产的爽身粉不时常被验出含致癌物石棉,但一直故意隐瞒该事实,没有向监管机构和消费者坦诚布公,说明事实。

1999年,强生公司的婴儿爽身粉就被告含有石棉,这导致它被迫交出数千页的公司内部报告和其它机密文件。

“这些记录清楚显示,强生内好多人都知道,(产品)已验出石棉和已知的致癌物。”

都说嫁出去的孩子,泼出去的水,人生也总是要往前走的。然而,这对于强生而言可是例外,以旧事重提为开头,以爽身粉为中心的丑闻始终笼罩其身,继巨额罚款后,这一次又再度重创了强生。

null

截止到美东时间12月14日,强生公司股价盘中一度跌至130.22美元,日内跌幅接近12%。最终收于133美元,跌10.04%,创2002年7月19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且抹去全年涨幅,股价创今年8月以来新低。市值单日缩水近400亿美元的同时成为当天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的最大帮凶。

01

测出石棉隐瞒不报

null

根据报告显示,1972年至1975年间,强生公司的三家实验室至少进行了三次测试,在该品牌的婴儿爽身粉产品中均发现了石棉成分,其中一次测试报告中显示石棉含量“非常高”。然而强生并没有将测试结果告知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甚至在该管理局1976年检测化妆品滑石产品中的石棉含量时,称其在1972年12月至1973年10月期间的“任何样品”中都没有检测到石棉成分。

另外,从1971年至本世纪初,强生内部的科学家、供应商及外部实验室时不时会检测出其滑石粉原料和爽身粉成品含有少量石棉。但强生方面对于这一问题始终未有人向监管局通报或对外披露。

这不是强生首次受到关于爽身粉的“质控”了,作为全球医药巨头的它屡屡陷入名为质量问题的泥沼,至今为止依旧苦于与其缠斗,难以脱身。在这其中,带头遭千夫所指的便是公司的旗舰型人气产品——强生爽身粉。

根据2017财年财报,爽身粉产品仅为强生765亿美元营收贡献了4.2亿美元的收入,就在消费品业务中的占比而言,这是比较微小且可以“忽略不计”的比例,但在背后它带来对这一金字招牌的伤害却是巨大的。这些年因为爽身粉惹出的祸,强生不知道为它擦了多少次屁股,砸了多少重金白银的赔偿金。

02

名为爽身粉的顽疾

null

滑石粉有助于防止异味,一直以来是强生爽身粉的主要原料。而时常会出现在天然滑石粉中的石棉从1977年起就被国际癌症研究署(IARC)归类为一级人类致癌物质,证实“可能”引发恶性间皮瘤、肺癌、喉癌与卵巢癌等疾病。

20世纪70年代,商业滑石粉产品被要求不得含有石棉,多数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都倾向逐渐减用甚至禁用石棉。

在此背景下,强生旗下的爽身粉却是和“老鼠屎”石棉一直“紧密捆绑”在一起。

从2012年美国法院判决强生支付一名长期使用含滑石粉卫生用品被诊断出罹患卵巢癌维吉尼亚州女性1.1亿美元赔偿金后,强生就被它引以为豪的产品不断盯上,走上了不断败诉又不断赔偿的倒霉之路,长期以来,爽身粉便成为了强生的“吉祥物”——年兽,人人提及变色,唯恐避之不及,极大地伤害了品牌的美誉。

今年七月,美国一地方法院陪审团判定,22名女性(其中6名原告已因癌症去世)因使用强生滑石粉产品患上癌症,强生公司为此需要支付赔偿金46.9亿美元。其中,41.4亿美元是惩罚性赔偿,5.5亿美元则为补偿性赔偿。

迄今为止,这是强生因旗下“滑石粉产品”收到的数额最大的罚单,随后强生股价盘后跌1.4%,且相关产品的销量比以往下降19%”。

回顾这些年关于滑石粉的法律判定都是基于强生公司没有在事先警告女性使用其产品可能患上卵巢癌的风险所作出的判断——强生的滑石粉中混入了石棉,并且在许多原告的卵巢组织中发现了石棉纤维和滑石粉微粒。

这次路透社的强力指控又似乎不断坐实强生的明知故犯之罪。

03

业绩稳定又如何

强生诞生于1886年。经过122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了由制药、医疗器械和消费品三大主营业务驱动的商业结构。

根据知名医药网站FiercePharma发布的“2017年制药巨头营收排行”榜单显示,强生以764.5亿美元坐稳宝座、罗氏(541.2亿美元)、辉瑞(525. 5亿美元)紧随其后。

再看强生2017财年业绩,全年实现总收入765亿美元,相比2016年增长6.3%,国内销售额增长9.8%。国际销售额增长13.5%。同时,根据最新财报显示,强生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营收203亿美元,同比增长3.6%。除受收购和剥离影响外,全球销售增长6.1%,美国国内销售增长3.9%,国际销售增长8.5%。分业务来看,2018年三季度,强生全球消费品业务销售额为34亿美元,同比增长1.8%;全球药品销售额为103亿美元,同比增长6.7%;全球医疗器械业务销售额为66亿美元,同比下降0.2%,基本保持着稳中求进的趋势。

就以上的成绩而言,强生对于第一制药巨头的王冠可谓是当之无愧,甚至在屡屡被告交付罚款还能迎来可观的业绩,不得不说在历史沉淀下它也许真的经营有道。但如果这些成绩在某种程度上是“忽视”一些潜在风险和“放弃”部分消费者利益和生命之下所创出的话,对于坐在王座的它,面对佳肴美宴可能就有点食不知味了,而作为消费者也无法再继续旁观熟视无睹了。毕竟在光鲜靓丽的外表和业绩的背后,不得不承认,这些污点都会变得十分显眼且致命,甚至无心被放大,尤其是在面对它不走心的危机公关态度后。

04

走形式不走心的强生公关

都说力量越大,责任越大,在这一点上,作为全球规模最大、产品最多元化、分布范围最广的跨国公司,强生通过旗下产品质量问题而显现出对社会责任的态度一直遭人诟病。

对于爽身粉致癌事件,强生一直摆出的态度便是极力否认指控,认为两者并无关联且坚持产品是安全的,再多方上诉。且称本次路透社这一次的指控是一个跨越了40多年,协同全球监管机构、全球最重要的科学家和大学、领先的独立实验室以及强生员工的精心策划的“阴谋”。

除去爽身粉事件,从2005年4月至2018年5月,强生旗下超过13家子公司及其至少27种药品医疗器械、护肤用品等因质量瑕疵或安全隐患发生了至少51次产品召回事件。作为一家大型医药企业,对自己的产品质量也未免显得过于随便了点。俗话说,事不过三,这么频繁的出现问题,敢问公司真的有吸取教训吗?

更有意思的是,强生和三星有过“异曲同工之处”,强生公司曾有51次产品召回,但有48次将中国排除在外,个别的甚至最终被中国强烈要求召回,但也比国际上的时间晚了一年以上。而强生的回应也是那么耐人寻味:要么所召回产品批次批号不涉及中国内地,要么在中国生产的所有产品完全符合中国标准,即问题产品与中国无关,然后不了了之,打着擦边球,偷换概念,毕竟我们都知道符合国内标准并不意味着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问题产品”。

随着强生事不关己的态度和产品丑闻年年上热搜的状况,再加上本土品牌强势入局,它在国内市场也没讨到好果子吃。2017年强生在中国市场份额不过30%,与八年前的75%相比下滑四成。

总而言之,强生一直坚持的公关态度是:倔强不低头,治标不治本。

虽然对于滑石粉是否真的致癌这一问题,在医学界至今仍未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存在争议。同时,也有人认为本次强生股价也是市场反应过度的结果。但为什么会反应过度?是因为心理产生落差的具体体现。

让人们真正感到愤慨的是,强生作为一个广受信任的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公司,很早就知道滑石粉和卵巢癌之间的相关性但拒绝承认,且在产品上没有任何标识的做法存在问题。

毕竟,现实就是隐瞒的那些潜在风险成为了一些人的生命的刽子手,而强生也在法律审判下付出了一次又一次代价却麻木不仁,屡教不改。

据美国今年10月份的相关监管文件显示,目前,强生面临着约11700起类似诉讼,其中9700多起诉讼涉及滑石粉产品导致卵巢癌的索赔诉讼,其余则涉及间皮瘤。据彭博社情报诉讼分析师估计,强生可能要为这大约1.1万桩未决案件支付高达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和解费用。

同时,在数字化的浪潮下,全球都在引发一场新的数字巨变,就连医疗行业也难逃被颠覆的命运,需要为了再一次的更新而被重构。医疗体系开始注重价值和个性化,相关企业的产品和服务也需要从以产品质量为中心向以消费者为中心转变。

强生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也不甘落后从内部管理的数字化转型入手,试图通过IT的力量将内部管理系统从后台职能变为真正的创新引擎。

据悉,每年强生在技术的投入超过20亿美元,已与亚马逊和微软共同创建了一个集成的、可扩展的安全GxP云IT平台,如今其云平台存储的数据量是谷歌每天处理数据量的2.8倍。

但比起内部数字化的初见成效,就围绕爽身粉为中心的产品引发的舆论而言,强生在传统意义上的最基本的保证——产品质量都还存在争议,所谓的提供更上一层楼的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服务又算是什么呢?

null

05

结语

还记得1982年强生“泰莱诺尔”药物中毒事件吗?事件发生后强生按照公司最高危机事件的处理原则——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公司应将公众和消费者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惜花重金在最短时间内收回所有药,并向有关的医生、医院和经销商发出警示。

如今看来,它在处理爽身粉事件的态度让人禁不住发问:莫不是忘了初心?在时代在进步的同时反而企业内里开始退步?

如今的强生在相关产品出现问题之时,没有采取措施来避免以后出现这种争议而改进产品,反而呈现给大众的则是一种以营业式的表情采取惯常的危机公关的方式——一防御姿态的简单回应并辅以正面性广告进行覆盖式压制。

如此不痛不痒的处理方式可是在后来的多数诉讼中给原告们带来了不少的实质伤害。

       强生所说的“阴谋”我们暂且不论,在当今社会中,作为把关人的媒体在有着舆论监督功能的同时,也会存在着为了维护自身或者合作伙伴的利益,失去内心的那一杆秤,对报道有失偏颇或用力过猛的状况。

       但无风不起浪,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强生作为老牌巨头,没有被转型打倒,没有在一年里面出现过亏损,有的只是悠久的历史和亮眼的财报数字和依旧看好的增势,但通过本次股价的巨幅波动我们可以看出,那些舆论和诉讼也许在它看不到的时候就会成了那最后一块打破天平的筹码,赢了江山美人,却失信于民的陈年案例我们见的太多了,对于现在的强生而言,它需要的不是一张始终好看的成绩单,不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公关,而是重建消费者信心以及提升品牌形象的不得不迈出的一步。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