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太阳电缆、东方电缆、上海起帆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起帆电缆)也在加速冲刺IPO。

杰讯财经网 2019-11-18 09:28:20

​ 太阳电缆(6.350, -0.01, -0.16%)、东方电缆(10.250, -0.07, -0.68%)等电线电缆公司均已涌入资本市场,同为一线品牌的上海起帆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起帆电缆)也在加速冲刺IPO。

 太阳电缆(6.350, -0.01, -0.16%)、东方电缆(10.250, -0.07, -0.68%)等电线电缆公司均已涌入资本市场,同为一线品牌的上海起帆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起帆电缆)也在加速冲刺IPO。

u=2942603523,176942092&fm=26&gp=0.jpg

  今年5月24日,起帆电缆进行了预披露,10月9日进行更新,相距不到5个月。

  然而,起帆电缆自身弊端不少,造血能力严重不足就是其致命短板。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简称报告期),其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去年达63.23亿元,同比增长37.50%,是2016年的两倍多,与之对应的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为2.51亿元,同比下降4.32%。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波动频繁,2017年为负数,去年为834.75万元。总体上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背离。

  与之相关的是,公司应收账款不断“高升”,截至今年6月底,达到10.54亿元。

  应收账款回收不力、造血能力不足,导致起帆电缆财务压力不小。截至今年6月末,其短期债务约为6.5亿元。

  起帆电缆由周桂华、周桂幸、周供华三兄弟创办,目前合计持股77.15%。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为解起帆电缆融资之困,周氏三兄弟合计提供31次担保,关联方还与其拆借资金。尽管如此,目前公司厂房、土地等均被因融资而大面积抵押。

  造血能力严重不足

  盈利能力不稳、净利与经营现金流背离,是起帆电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起帆电缆成立于1994年,目前已成为上海地区规模最大电线电缆生产企业。

  近年来,起帆电缆营业收入增长较快。报告期,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77亿元、45.98亿元、63.23亿元、34.38亿元,年均负增长率超过40%,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2016年全年。然而,与营业收入相比,净利润存在明显波动。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09亿元、2.63亿元、2.51亿元、1.47亿元,去年,营业收入增长37.50%,净利润反而下降4.32%。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超过2016年 全年,净利润反而少0.6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表现得更为明显,去年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7.90%。

  整体而言,净利润与营业收入增长不同步,公司增收不增利特征十分明显。

  不仅仅是净利润与营业收入背离,而且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也在背离。报告期,起帆电缆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8818.17万元、-2835.80万元、834.75万元、6637.12万元,与当期净利润的差距分别为1.21亿元、2.91亿元、2.43亿元、0.81亿元。这一现象说明,公司自身造血能力不足,需要靠筹资来维持运营。

  对于这一状况,起帆电缆解释称,为解决公司占用关联方资金问题,2018年度,公司清偿以前年度庆智仓储应付账款1.67亿元。如果剔除这一因素影响,当年经营现金流净额占净利润的比重达到69.90%, 经营现金流状况转好。此外,报告期内,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入部分采用票据结算,票据背书转让不计入现金流量表。

  造血能力不足,起帆电缆频频融资。成立以来,起帆电缆实施8次增资,仅2017年、2018年增资,就获得资金2.5亿元。

  关联方频频输血纾困

  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只能靠外部融资,起帆电缆的关联方担起了义不容辞的纾困之责。起帆电缆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债务持续增长,且以短期债务为主。报告期,其长期借款分别为2673万元、1373万元、4273万元、3873万元,增长幅度不大。公司短期借款分别为1.47亿元、2.03亿元、 4.84亿元、5.72亿元,2018年突然翻倍增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308.50万元、4224.11万元、6405.27万元、6300.40万元。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短期债务为6.35亿元,加上其他流动负债 2405.02万元,合计为6.59亿元。正因为频频大举借款,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居高。截至今年6月末,其资产负债率为59%,2016年曾一度高达67.87%,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截至今年上半年,行业资产 负债率平均水平为47.08%。

  诚然,电线电缆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加上起帆电缆正处于产业扩张期,负债水平较高不足为奇。但是,公司举债并非依靠自身,而是靠关联方,尤其是与实控人周氏三兄弟的关联担保不无关系。

  招股书显示,周氏三兄弟及其关联方频频为起帆电缆申请向金融机构借款而提供担保。2013年至今年6月底,其累计提供了31次担保,涉及金额少则数百万元,多则过亿元,累计达15.93亿元。

  除了关联担保,起帆电缆还存在向关联方拆借资金问题。2016年,公司向周智巧(实控人子女)拆入资金530万元。2017年,又向实控人周供华、周桂幸及其关联方拆入资金4900万元,去年,其再次向周桂华拆借资金1000万元。

  或因IPO因素,去年,起帆电缆偿还关联方当年及往年未归还的借款本息合计为6500.54万元。直到今年3月底,公司向证监会报送招股书前,才彻底清偿完。

  工业厂房几乎全被抵押

  除上述关联方累计提供近16亿元担保外,起帆电缆还因为借款频频将自身资产予以抵押。

  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起帆电缆及其子公司共拥有17处房产,11处为厂房、1处为研发楼、5处为宿舍或住房。厂房中,只有上海青浦区一处295.20平方米厂房未抵押外,其余厂房全被抵押。此外,研发楼及宿舍也均被抵押,未抵押的只有2处住房。未被质押房产建筑面积合计为495.94平方米,占其拥有房产总面积的0.26%。这意味着,99.74%房产被抵押融资。

  除房产,起帆电缆还将拥有的土地使用权进行抵押融资。在上海金山区、松江及安徽池州,起帆电缆共拥有10处土地使用权,分为住宅用地和工业用地(住宅用地多为共用)。其中,7处为工业用地,仅一处未被抵押,其他6处全部被抵押用于向银行申请借款。

  显然,如果起帆电缆流动性短缺,不能及时归还借款,其被抵押的厂房面临被冻结查封甚至拍卖风险,一旦走到那一步,将直接影响公司生产经营。

  频频举债维持运营扩张,也与起帆电缆应收账款居高有关。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0.54亿元,占公司当期流动资产的39.92%。今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坏账损失2315.95万元,是去 年全年893.60万元坏账损失的2.59倍。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资金就短缺,而在去年初,起帆电缆实施2017年度分红,一次性派发现金红利1.3亿元。前脚分红后脚就融资,去年5月,公司增资扩股,向外部投资者携资1.5亿元入股,略超分红金额。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