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六次“大考”五次落榜,华图教育又叒一次吹响了A股上市的冲锋号

杰讯财经网 2019-09-12 10:35:29

9月4日,山鼎设计(300492.SZ)的一纸公告给教育行业带来了一则重磅消息——公考龙头华图教育又叒一次吹响了A股上市的冲锋号。

六次“大考”五次落榜,华图教育教得了230万考生却教不了自己

下载.jpg


  9月4日,山鼎设计(300492.SZ)的一纸公告给教育行业带来了一则重磅消息——公考龙头华图教育又叒一次吹响了A股上市的冲锋号。

  山鼎设计发布《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目前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车璐、袁歆与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转让上市公司30%的股权,另外袁歆还准备放弃他以公司持股方式保有的7.03%股份的表决权。若该交易获得董事会、临时股东大会及证监会批准,则在交易完成后,华图投资将持股30%,并成为山鼎设计的实际控制人。

  虽然本次交易还不一定成功,但是一众投资者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提前布局。山鼎设计的股票在9月4日、5日分别收获了一字涨停板,截止至昨天(9月11日)已经相较于公告前收盘价上涨了50.2%。

  天眼查数据显示,华图宏阳投资的唯一股东正是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华图教育的运营主体,这一次交易是投资者再熟悉不过的借壳上市操作。

  pic

  自从2012年华图教育首次接受A股上市辅导以来,这已经是其第6次尝试上市,第5次尝试登陆A股和第3次尝试借壳了。这7年来华图教育痴心不改、锲而不舍,却屡次被挡在交易所的门外。作为公考试培训这条赛道里唯二的龙头,眼看老对手中公教育在年初成功借壳亚夏汽车,目前市值逼近千亿,华图教育急于上市的迫切心情已经溢于言表。

  毕竟,公考教育市场遍地黄金,华图教育急需资金去扩展版图占领市场。另外,老对头中公教育在资本上的优势,已经让双方在不少方面拉开了差距。

  六次上市冲刺均折戟,达晨创投陪跑十年

  华图教育的前身华图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2月,2004年5月开始提供公务员考试培训业务,在时间上要晚于在2000年便开始进行公务员考试培训的中公教育,却也是最早进入行业的先行者之一。只不过,这两个公考巨头,一个“一考就过”,另一个却“屡试不第”。

  在2003年开始创业到2012年第一次尝试上市,华图教育仅在2009年12月进行了唯一一轮2亿元A轮融资,引入了达晨创投。公开资料显示,该轮融资金额为2亿元人民币,达晨创投获得5%的股权,对应40亿元的投后估值。

  2011年10月华图教育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并在2012年10月首次接受了A股的IPO辅导,可惜华图教育的第一次尝试由于当时证监会暂停受理IPO申报而告终。

  2014年7月24日,华图教育挂牌新三板。那时候,华图教育已经在全国拥有了150家培训中心,业务也从公务员考试扩展到了教师、银行等事业单位考试还有注册会计师、教师资格证等资格类考试。

  2015年4月第一次尝试借壳新都酒店,但被对方摆了一道。2015年4月7日华图教育与新都酒店签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并受让了1766万元的债权,但5月19日深交所宣布新都酒店因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的年报审计师都无法表示意见,因而被暂停上市,不仅借壳上市计划告吹,这笔债权也由创始人易定宏接盘。

  然而,上市屡次碰壁却没有影响华图教育对于资本的吸引力。2016年,华图教育进行定向增发,吸引了众多机构入场,其中包括中金甲子、三峡金石、海尔基金(母公司青岛海尔)、嘉兴稳弘和海宁东证(母公司东方证券)。

  2016年12月,华图教育再次尝试借壳上市,这一次的收购对手方是扬子新材,然而股东却没能在业绩补偿事宜上达成一致,这一次的借壳上市计划在半年后正式终止。

  2017年6月,华图教育不屈不挠地向证监会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这次又撞上了《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改,上市依然未果。

  2018年2月,华图教育摘牌新三板,并在3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然而6个月后港交所官网却显示华图教育的招股书递交失效。10月22日,华图教育再次递交招股书,然而在今年4月23日,申报再一次失效。

  与此同时,中公教育却在2018年2月借壳亚夏汽车成功上市,同样从事职业教育的新东方也已经成功登录港股,因此,行业特性应该不是阻碍华图教育上市的关键因素。另外,投资人达晨创投也是老牌的创投基金,拥有大量的IPO退出案例,却唯有华图教育成了上市困难户。

  究其原因,除了上市的时机不利,和借壳对象挑选不慎之外,华图教育的股权结构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中公教育的实际控制人李永新和鲁忠芳二人合计拥有59.71%的股权,而华图教育的实际控制人易定宏和易翠英合计股份为44.47%,这使得华图教育在重大事项的决策上往往处于被动,扬子新材的借壳失败就是很好的例子。而在教育服务这样一个强调人员管理和运营的行业,决策权的分散是一个严重的缺陷。

  公考培训市场的双寡头赛跑

  公考教育,是职业教育中一个特殊的细分赛道。首先,公务员考试是中国录取率最低的考试,远比高考残酷,因此考生选择参加培训的意愿很强。另一一方面,报考公务员的均为高等院校毕业生,有着消费能力强、教学质量要求高的特征,因此公考培训的客单价很高。

  据咨询机构Frost&Sullivan报告,2012年-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录取率介于1.21%~2.01%之间,2017年国考的笔试通过率仅为5.8%,面试通过率仅为31.7%。而同期高考的录取率为75.28%~81.13%,且高考的录取率每年上升,而每年开放的公务员岗位却受政策扰动,呈现出不稳定的变化趋势,因此录取率也忽高忽低。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参考人数高达148.6万人,参培人数达到了137.5万人,据中公教育年报数据,其线下学员的客单价为3403元,且每年都呈现出增长的趋势。

  而公务员考试的另一个特点则是分散。不同于资源和需求大量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K12教育,公务员及事业单位的岗位和考生广泛分布在全国的地级市和区县,这就导致公考培训行业的高度分散。统计数据显示,至2017年,中国的职业教育机构多达300家以上,但多为地方性机构。自2000年有了国家公务员统一考试开始,近20年来这条赛道上仅跑出来两家市占率超过10%的企业,就是华图教育和中公教育。

  为了尽可能地获取分散的考生,两家机构都选择了开设大量门店进行渠道下沉,这对教育机构的门店管理能力要求极高。据两家公司的年报,截止至2018年,华图教育线下门店数达到了435个,相较于2017年的393个增加了42个,而中公教育的门店数为701个,较2017年的551个增加了150个。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中公教育的门店数更是达到了880个,仅半年便增加了179个。

  可以看出,在线下门店铺设方面中公教育不仅已经处于领先,上市成功带来的资本更是为其带来了加速扩张的助力,华图教育与对手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大。

  不仅如此,线上培训方面华图教育也落后于竞争对手。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图教育在2017年的线上人数为11.1万人,培训收入为7377万元,占总收入的3.3%,而中公教育2017年的线上培训人数为58.36万人,收入为2.8亿元,占比6.9%。

  虽然华图教育线上培训的客单价高于中公教育,但人数上的差距是不争的事实。尤其公考培训是最适合线上教育的领域之一,公考的考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经过了十几年的考试训练,对于考试非常熟悉,自律性强,又仅有零碎时间进行学习,是线上教育的最佳用户。相比之下,线上K12教育尤其是线上英语教育就需要花费大量心思在验收教育成果上。

  因此,线上培训是公务员考试培训未来的发展方向,如果说线下门店数量的落后还能够弥补,那么线上培训业务的落后对于华图教育来说则是致命的。而线上培训系统的开发和推广又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上市对于华图教育来说真的是当务之急。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