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格力电器混改猜想: 高瓴参与角逐超预期 机构期待市场化改革

杰讯财经网 2019-09-04 21:25:27

格力电器混改猜想: 高瓴参与角逐超预期 机构期待市场化改革
9月2日晚,格力电器披露了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权转让进展,公开征集期内,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63亿元缔约保证金。

“(对这次征集结果)我觉得是略超预期的,之前没想到高瓴进来。”9月3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对杰讯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说道。

杰讯财经网9月2日晚,格力电器披露了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权转让进展,公开征集期内,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63亿元缔约保证金。

这两家机构分别是,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厚朴投资旗下的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组成的联合体。

对于厚朴的出现,大多数投资人并不陌生,早在今年4月,在格力集团宣布转让格力电器控制权时,厚朴投资就曾高调示爱“格力电器是一家好企业”,随后,有传言称厚朴报价高达69亿美元。这一举动引得市场纷纷猜测,厚朴是否已与珠海市国资委达成一致意见。

但颇令投资人惊奇的是,在厚朴的追爱“后半程”,却还杀出来另一个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高瓴资本,相比于厚朴的高调,高瓴资本在前期一直“不动声色”。

那么,高瓴的突然加入,究竟是“陪跑”,还是筹谋已久?

针对格力“混改”的进展及规划,杰讯经济报道记者相继致电了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但截至发稿前,均未收到回应。

高瓴早已潜伏

“比较下来,这两家公司都很强,没有太大的差别。”9月3日,上海一家私募机构研究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无论是从资金规模、高管背景,还是从资源禀赋、行业地位上来看,厚朴投资和高瓴资本之间都很难决出“胜负”。

前者厚朴投资成立于2007年,背靠高盛、新加坡淡马锡投资,掌舵人方风雷曾先后在中金公司、中银国际、工商东亚三家中国顶尖投资银行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同时也是高盛高华证券公司董事长。

早在2008年,厚朴基金就曾以25亿美元的募资额,成为国内第一个融资超过100亿人民币(2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基金。

后者高瓴资本就更不用提,作为投资过腾讯、京东、美团点评、爱奇艺、滴滴等众多优质企业的资本猎手,高瓴资本成立于2005年,是亚洲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截至2018年底,高瓴已经在中国投资600亿美元,大约500家企业。

在硬件条件上,这两家投资机构都满足格力集团提出的一次性拿出不少于400亿资金,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等条件。

那么,双方决胜的关键,或在于“如何为珠海市导入有效战略资源”。

8月12日,格力集团公布的《公开征集受让方公告》中明确要求意向受让方提交在珠海市进行产业投资和资源导入的情况及拟实施计划(包括但不限于在当地已有的产业投资情况介绍,拟引入的产业投资计划、投资规模、相关进展或引入时间安排等)。

有趣的是,今年以来,厚朴投资曾屡投重金在珠海设立子公司,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在为“接手”格力电器铺路。

据杰讯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1-6月,厚朴投资在珠海市公开设立的子公司数量高达8家,其中大多数都成立于5月、6月,也就是格力电器发布控股权转让公告之后。

u=3016823100,1715942310&fm=26&gp=0.jpg


不过,高瓴资本与珠海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更早期。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高瓴资本旗下在中国有一家股权投资基金——珠海高瓴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8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马翠芳,即现在高瓴的首席营运官和第二号人物。

企查查数据显示,高瓴资本在境内有55只在管基金,其中28只基金注册于珠海。

早在2016年一季度,高瓴资本就已潜伏在格力电器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之中。截至2019年6月末,高瓴资本仍持有格力电器4339.64万股,持股比例为0.72%,位列格力电器第八大股东席位。

此次参与格力电器控股权角逐的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来源于高瓴天成二期投资基金,成立于2017年4月12日,注册资本91.45亿元。其资金募集方中出现了歌斐资产、兴业财富、太平洋人寿、上汽集团、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诸多投资方的身影。

机构期待市场化

不过,细究之下,对于市场而言,两者的背景还是稍有不同。

“厚朴有一些国资背景,高瓴更市场化一些。”上述研究人士指出,这一特点从两者的投资风格、高管背景等多方面可以看出。

公开数据显示,厚朴旗下的厚安创新基金,就是由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及ARM公司共同发起设立,规模为8亿美元。

从设立开始,厚朴投资就曾参与了诸多大型国企的资本运作项目,个个都是大手笔,相比于一般的PE,厚朴能够调动投行、资金和政府资源。

成立初期,厚朴就斥资6.5亿美元接盘苏格兰皇家银行所持有的中国银行约30%股份、以73亿美元买下美国银行减持的建设银行5.78%股份,创下了香港市场的历史纪录等。

值得注意的是,厚朴还格外钟情于“混改”项目,早在2009年7月,厚朴投资就曾参与中粮对蒙牛的增资,开创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PE”的新型投资模式。三年之后,厚朴完成退出,赚得3.7亿港元的“利润”。

今年7月,厚朴投资还参与了OTC之王哈药集团的“混改”,其以8.05亿元对后者增资,成为哈药集团持股10%的股东。

基于厚朴深厚的背景和资源禀赋,部分市场人士担心高瓴资本或沦为“陪跑者”,但也有投资人认为,高瓴的市场化属性更强,如果能够接手格力电器,或能够为格力注入不一样的力量。

从高瓴资本在京东、百丽国际多起大手笔投资案例来看,其在产融结合以及资本运作上,都堪称精彩。

高瓴资本近期最高调的一次收购莫过于2017年主导百丽国际的私有化。彼时,高瓴出资30亿元,同鼎晖投资、百丽的执行董事于武和盛放组成的财团发起收购了百丽国际,收购总价531亿港元,是港交所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交易完成后,高瓴资本成为百丽控股股东,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成为百丽国际董事长,持有百丽集团56.81%的股份。

两年之后,即2019年6月,在高瓴资本的主导下,百丽国际旗下的运动板块——滔博国际从百丽分拆,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拟赴香港主板上市。

“纯产业端、以盈利为导向的股东,将会给格力带来更大的变化。格力现在面临一些经营难题,比如渠道库存比较高,多元化和出口等问题,这些问题都得解决,不然估值还是会受到压制。”上述研究人士指出。

不过,不少市场人士对此次混改是颇为乐观的。

“不管是高瓴还是厚朴,这两家公司作为成熟的投资机构,是纯资本方,对格力电器现有的经营管理稳定性不会造成影响。厚朴虽然可以调动政府资源,但在其多次投资当中,充当的大多是‘中介’或财务投资者的角色。另外,格力电器现在的管理层比较强势,新股东的进入肯定需要董总点头,双方的和谐共处也是中小股东希望看到的。”北京一家中型券商分析师受访指出。

网友互动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