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首页 > 股票 > 正文

雨润食品(01068.HK)依然亏损4.48亿港元,但亏损有所收窄

杰讯财经网 2019-09-02 19:57:39

在经历创始人回归、肱骨老臣离任后,雨润食品(01068.HK)发布了雨润集团创始人祝义才之女祝媛接棒后的首份半年报,公司依然亏损4.48亿港元,但亏损有所收窄。

在经历创始人回归、肱骨老臣离任后,雨润食品(01068.HK)发布了雨润集团创始人祝义才之女祝媛接棒后的首份半年报,公司依然亏损4.48亿港元,但亏损有所收窄。

下载 (3).jpg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杰讯财经网》记者表示,随着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善和补强,雨润整体发展会趋向稳定。“当前雨润要快速解决债务问题,债务重组尤为重要,但是债务问题对未来经营和业绩的影响还有待下一步观察。”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只要雨润可以正常经营,时间换空间、债权人也给予相应支持,债务问题是可以得到妥善处理的。但是祝媛的履历在国内这个复杂的地方很难用上,同时,雨润债务的问题不止是经营问题,还有更加错综复杂的情况。

亏损收窄至4.48亿港元

创始人祝义才回归后,将爱女祝媛推上雨润食品第一把交椅,但是涅槃四年之久的雨润食品重生之路并不顺畅。

8月27日晚,雨润食品发布的半年报显示,雨润食品上半年收入73.9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的61.15亿港元增加20.9%,股东应占亏损为4.48亿港元,较2018年上半年的5.42亿港元减亏约17.3%。

在具体业务方面,冷鲜肉销售额为54.5亿港元,较2018年的45.26亿港元增加20.4%,占总收益的72%,占上游屠宰业务收益约85%;深加工肉制品销售额为10.89亿港元,较2018年的11.94亿港元减少8.8%。其中,低温肉制品收入9.68亿港元,较2018年的10.71亿港元减少9.6%,占总收入的13%,占总收入的89%。高温肉制品的收入为1.21亿港元,占总收益约11%。

在毛利率方面,冷鲜肉和冷冻肉的毛利率分别为4.9%和4.9%,上升1.4个百分点。在下游深加工肉制品方面,低温肉制品毛利率为18.1%,减少1个百分点;高温肉制品毛利率为22.6%,减少7.5个百分点。

对于其他方面的亏损,雨润食品称,其他净亏损为5400万港元,较2018年同期收窄。主要由于诉讼亏损拨备、出售预付租赁款项及物业、厂房及设备亏损等非经常性亏损所致。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雨润业绩的收窄是必然的,随着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善和补强,雨润整体发展会趋向稳定。

这是祝义才回归后将企业大权交给其女儿祝媛后的第一个业绩报告,也是雨润食品持续亏损四年后的首次亏损收窄。

巨额债务仍是压在身上的一座大山

沉疴难顿愈,尽管亏损收窄,但是压在雨润食品头上的巨额债务问题仍不容忽视。

雨润食品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润食品总资产为131.44亿港元,较2018年的136.76亿港元减少了5.32亿港元,总负债为108.51亿港元,仅比2018年底减少了约200万港元。2015年到2018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22%、51.37%、58.73%、72.1%,逐年攀升。2019年上半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5.8%。同时,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润集团现金结余加上受限制银行存款合计2.47亿港元,未偿还的银行及其他贷款额高达69.41亿港元,其中有63.68亿港元的贷款将于一年内到期。

据了解,雨润食品的债务问题可追溯到2015年。彼时的雨润集团如日中天,但是2015年祝义才被曝出“监视居住”,此后雨润集团诸多债权被冻结,众多房产被查封,雨润集团深陷水火之中。

《证券日报》记者查询雨润食品近年来财报获悉,2015年半年报显示,雨润食品亏损7.24亿港元,雨润食品也开启了亏损之路。2015年到2018年,雨润食品亏损额分别为29.76亿港元、23.42亿港元、19.15亿港元、47.59亿港元。千疮百孔之际,亏损额度达47.59亿港元的雨润在2018年还被多家银行起诉,要求雨润食品偿还21.33亿港元的贷款。

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雨润的债务问题虽然规模大而复杂,但只要雨润可以正常经营,时间换空间、债权人也给予相应支持,是可以得到妥善处理。

面对债务问题,祝媛上任后,已将28.17亿港元的物业、机器及设备及在建工程、0.99亿港元的投资物业、9.57亿港元的预付租赁款项及1700万港元的应收贸易账款抵押。但是出售业务对于债务缠身的雨润食品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政府也在协调支持与债权银行进行重组,但对雨润而言不仅仅是偿债,还需要为业务提供运营资金,所以这些钱并不能完全解除债务危机,但足够支持部分日常运转。

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当前雨润要快速解决债务问题,债务重组尤为重要,但是债务问题对未来经营和业绩的影响还有待下一步观察。”

对于未来如何减少亏损甚至扭亏,《证券日报》记者采访雨润相关工作人员,但是截止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食品安全、盲目扩张为业绩买单

曾经风光无限甚至让创始人祝义才登上江苏首富宝座的雨润集团,其陨落或与多元化扩张不无关系。

2002年起,靠卖猪肉崛起的雨润集团开始向文化、地产、旅游等领域发展。2005年10月,雨润食品成功登陆港交所,祝义才的身价一举跨过百亿大门槛,入围《福布斯》中国百福排行榜。2009年雨润集团还收购了中央商场的股份。

时间来到2011年,彼时的雨润集团不再顺风顺水。2011年6月30日,有媒体报道,雨润旗下附属公司陕西渭南生秦肉类加工有限公司(下称“渭南生秦”)将含有激素及致病微生物的 “问题猪肉”推向市场,雨润深陷“问题猪肉”舆论;8月,北京雨润肉类加工有限公司又出现菌落数量超标烤鸭;2012年的“合江县火腿”事件更是让雨润陷入舆论漩涡之中。接连爆发的食安问题让雨润掉队。

随后,中央商场的负债率最高达90%,雨润地产投资12亿元的度假村项目也已经停工。在2013年左右,由于项目定位等原因,雨润地产销售情况恶化,再加上重金拿下了很多地皮,雨润集团的资金链不堪重负。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5年祝义才失联。在此期间,公司高管接连离职,其中包括副总裁段斌、雨润食品总裁祝义亮等人。4年后的2019年1月,祝义才终于回归自由。归来两月之后,雨润食品发布公告,肱骨老臣俞章礼、李世保辞任,祝义才之女祝媛接任了集团董事长的职位。


从祝媛的履历看,她拥有国外留学的经历和资本领域的工作经验。尤其本次半年报亏损收窄后,部分业内人士对祝媛拯救债务危机持乐观态度。

“她的那些经历在国内这个复杂的地方都是用不上的,而且雨润债务的问题不止是经营问题,还有更多错综复杂。”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祝媛只不过是前台傀儡,背后还得是祝义材操盘,不然债权人和政府也没那么好谈。

朱丹蓬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祝媛的经验对现在的雨润来讲,有一定帮助,但是作用不大。“祝媛不是以个人魅力出现的,她更多代表的是一个公司的实控人。随着祝媛的成长以及雨润的业绩回暖,资本市场也好,上下游也好,产业链也好,都对祝媛有所寄托,因为她已经交出了第一份还算合格的成绩单,但是雨润真的想摆脱债务问题的话,通过债务重组会更快一点。”

网友互动

0人参与